HomeAboutPodcastPlaylistMBVCodeGuestbookTags
不如总在途中 于是常有希冀

所有我想到的……

2007-05-17 0:18

iFire

昨天终于得到消息,Opera的空间被封,具体的原因不清楚,我让身在英国的妹妹帮着测试,结果她访问无阻,看来的确是我们这边出了问题。Opera空间被封,一些由我推荐去那里开博客的朋友十分郁闷,而和我一样只是使用那里的免费空间存储文件的人,就好一些,因为页面虽被封杀,但是服务器里的文件传送依旧畅通,只是我无法更新我上传到那个空间里的播放列表文件。于是也突然觉得自己有先见之明,因我博客中插入的播放器、多媒体文件都是以js命令生成,因此如果Opera空间长期被查封的话,我只需要将脚本里的路径更改一下,而不必去一篇一篇地修改。

昨夜无眠,看电视。看了些平时很少关注的节目,突然觉得如今的选秀其实也不错,只是这样的大规模活动应该在改革开放之后就立即倡导起来,若是大众娱乐在那个时候就能如火如荼,那么娱乐业可能是另一番光景。当然,那个时候经济实力不行,无论是老百姓还是媒体,都不富裕,而独立音乐过早地觉醒,以及不合时宜地实验,从某种意义上也带来了一种惯性的盲目,拔苗助长的结果已显而易见,太多的形而上终究没能让更多的人认同那物欲以外的梦想。日前读了土摩托的一篇旧文章,是说“减肥”,这话题N早之前亲耳听他讲过,生动得很,结论更是省神:因为你是在同本能作斗争,或者换句话说,你的对手是几百万年的进化史,其力量是非常强大的。

梦想实际上也是与人的本能在进行较量,与减肥一样。我目睹过很多曾经沧海的家伙重新成为水滴的时候并不痛苦,那仅仅是恢复到了其本来的面貌,减肥术语中称为“反弹”。减肥的人往往会对那些生来清瘦的家伙发问:你是怎么保持身材的?清瘦者这时候的回答基本上是胡言乱语,因为那些所谓的秘诀根本没有“科学依据”,生来就有肥胖趋势的人,是无法通过那些秘诀成为梦想中的瘦子的。这就是我播客里所说的“反对坚持”。但是能坚持的人,有时候会比与生俱来便是个瘦子的家伙要令人敬畏,比如没有才华而咬紧牙关坚持不懈的边缘艺术家,其一生坚持着一种对于门道中人来说是谬误的东西,但若他从未悔恨过,毕生执着,也是幸福的。只是有时候,我们会在追逐梦想的途中情不自禁地去为别人眼中的幸福而忙碌起来。

说远了。回头来说选秀,选秀令我见识了媒体的本能,见识了减肥的胖子,见识了伪装者与伪装者之间的对决,伪装者与伪装者之间的相互的选择,当然我也见识了过剩的能量,我不知道那突然变成慢动作的瞬间我见到的泪水里,倒底涵盖了那些词汇。那些过剩的能量就这样被释放掉了,让我想起帝王之术中的科举制度,读书人一门心思去研究八股,一门心思想着仕途与物欲,天下就太平了。年轻人,今天在这里用这个词,并不是说我想避讳那给我招来刀光剑影的“80后”,只是我自己觉得青春期还没有过去。年轻人总是有着过剩的精力,就象青春期开始迷恋异性,性好奇总是比爱情更早地来到,因为那是本能,爱情本身也能消耗年轻人的剩余精力,但那就是梦想了。

在电视上看见很多熟人,做评委或专家,大都苦着脸,不知道是因为熬得还是心里也茫然着,但你数出那么多专家来,也是欣慰的,娱乐业繁荣依旧。只是我不知道这些熟悉的面孔是不是会象荣高堂一样等不到奥运的到来。荣老生前在一次会议上对老干部们说:咱们谁也不许先走!都要亲眼看着奥运会在咱们的祖国举办!那眼神和表情真诚得令人心碎。

逐渐,就越来越释怀。过早觉醒的人未必都是英雄,沉睡着的未必就长眠着,这一切都在继续着。

麦田守望者的精选集《所有你想要的》即将面市,一个月之前就答应写点文字给这几位好朋友,却一直没落笔,失眠令我在最近有充裕的时间,可还是不知道从何写起。我不太会写命题作文,就好像不喜欢有着过于充分准备的性爱一样。

实际上,马猴那次来我这里录音,与如琳的一段对话曾经触动了我,我因此而长久地不愿提及这张即将出版的精选集。在麦田守望者签约太麦之前,我就觉得《所有你想要的》特别适合当作精选集的标题,引我入行的詹华果然与我心有灵犀,没有在《我们的世界》中收录这首作品。这名字真好。马猴与如琳谈及精选集的时候,说到一些附赠的小东西,马猴一度因定价问题突然暴跳如雷,如琳很无辜地听着,后来如琳曾经问我,如果马猴因为什么事情跟别人打架的话,我会劝他还是帮着他打,我说一起打。如琳晕了。后来我听说我妹妹潇潇也跟我的回答是一样的,呵呵!好妹妹。我不知道妹妹的想法,只是我与马猴N年的交情,我不必在那一瞬间去判断事情的对错,因为我相信他一定是为了捍卫某种他不肯妥协的东西。男人有时候突然的暴跳,不是因为逞威风,而是尊严遭受凌辱。我觉得,在名利场上,大家都已经尽量地避免用自己的评判标准去对待旁人,大家习惯了一种惯性的彬彬有礼,若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你仍会拍案而起,做为另一个同样对某种尊严有着强烈的捍卫精神的人,还用得着在乎对错吗?

马猴当爸爸之后,一方面泛滥着慈爱,一方面他的时间被弄得支离破碎,在加上推广及演出等等工作,他一定没有充裕的时间坐在桌前静静地思考。我不知道他会不会也象我有过这样的想法:这张精选集应该在这样的时代改名叫做《所有我能给你的》,因为我们已经不知道你们想要什么了。

QR:所有我想到的……

Addthis

Permanent Link | Posted in: 感悟 | 3241 Readers

Today in history...

Shuffle

    No WP Responses

    Leave a Reply

    ReEdit

    © 2005-2015 iFire Allrights reserved. | Theme: iPost (Custom) | Powered by WordPress. | Sitemap